剧本测评文章列表

ABOUT US

命运的齿轮

在宁静的K镇的人们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平静的生活轨迹,一切都是那么和谐。看似每个人之间的生活毫不相关,但他们却努力建立着与他人的小小联系。


你所不知的是,命运不用建立就可以相互吸引,每个人如同一个个小小的齿轮,互相连接,齿轮转动,推动命运的前进。


2016年9月的某一天K镇突然出现了一个人,马无,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与这里格格不入,游手好闲,不知道他花的钱从哪来得,也没人知道他从哪来,他也居无定所,有时会在B小区的长椅上喝酒,有时会在餐厅蹭吃蹭喝,有时会在居民楼里徘徊……


一个月后,马无倒在了B小区门口的马路边,停止了呼吸……


K镇宁静的气氛被打破了, 随之而来的,还有那前世尘封的记忆苏醒。


你,还记得我吗?



本局游戏共需5人,难度3.9。


召齐小伙伴后,进入公众号主界面,回复【创建命运的齿轮】,回复房间号即可开始游戏~


角色列表:



①“与谁人莫失莫忘”——殷老师,女,24岁,A高中高二老师。美丽温柔。



②“情深凝望来世颜”——任天才,男,17岁,A高中高二学生。全K镇公认的天才。



③“隐隐切切寄余生”——高保安,男,64岁,B小区保安。至今单身。



④“冤冤相报何时了”——田浪,男,35岁,自由职业。年轻时是个混混。



⑤“怎么可以拥有你”——郝老板,男27岁,继承家业,C餐厅。含蓄深情。

下面是自编剧本:


  


马武和雪莉是一对人人羡慕的情侣,他们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。十九年前,一场帮派火并中,路过的二人被误伤致死,嫌犯逃亡,那一年,女儿5岁。二人来到阴间,判官意外地发现两人明明还有十九年阳寿未尽,便怒斥鬼差,鬼差怕被阎王责罚,想悄悄放了他们魂魄,判官可怜他们一声行善未得善果,同时可怜小女儿无人照养,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他们回来继续照顾女儿。但终究人鬼殊途,长此以往阴气入体会对女儿不利,于是二人给女儿改姓以改变命格,于是女儿姓了“殷”,就这样,懵懵懂懂过了一年~这一年一直没有改变~直到高僧出现。


这天,一个高僧路过,发现宅内有鬼气,高僧成名已久,法力高深,刚愎自用,手刃厉鬼无数,见此二话不说一道符纸打出击杀雪莉,重伤马武。此时女儿突然出现护住父亲,高僧愣住之时马武趁机遁走。随后高僧才知事情原委,无奈大错已成。高僧自负生平替天行道,普度众生,不料今日一时莽撞竟害了一对可怜的人儿,于是心灰意冷洗手不干,化名高曾隐居小镇并偷偷资助女孩儿直到她长大成人。


——十八年后——


女孩师范大学毕业,成绩优秀,可多学校争着要她,但是她却很奇怪地选择了来到小镇教书,班上的天才少年任天才不知为何有一见如故之感,任天才看她的眼神让她觉得说不出的奇怪但是没有任何不舒服。同时,女孩遭到小镇餐厅老板郝帅的热烈追求。


这一天,小镇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——马无。马无游手好闲,有时有时会在B小区的长椅上喝酒,有时会在餐厅蹭吃蹭喝,有时会在居民楼里徘徊,有时在暗地里深情凝望任天才,有时笑着跟着殷老师上下班,有时又脸色阴沉地在一个小镇上的自由职业者——田浪的楼下徘徊。


——一个雷雨交加的夜——


这一个月来,田浪日日思绪不宁,心神不定。他知道是为什么,当年欠下的债,讨债的来了。但是这全怪他么?当年他什么都不懂,他只是给老大开车,没想到居然会发生枪战,他那么小,他怕的很,他慌张中撞倒了一对夫妇,他并不是故意杀人啊!当年他逃亡两个月过了两个月非人的日子后终于被抓获,但是由于未成年且被判了交通肇事罪,只判了两年。出狱后他想改过自新,但是这段经历让他在社会处处碰壁无处容身,于是他只能在小镇打打零工度日,美其名曰“自由职业者”。


这天,风雨交加,打完工回来的田浪在门口看到了那个身影,是他!他回来了!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张脸!田浪在惊恐中毫无意识地上了楼,进屋后他还惊魂未定,他知道,可能就是今晚了!但是他不想死!他已经付出了代价!他想改过自新!为什么不能放过我??!不行,不能坐以待毙,还好我早就知道了一些事,对,你们的女儿,她就在这个镇上,老子趁子时之前抓住她,有了人质在手才能保我的平安!对!“咔嚓”窗外一道闪电,电光中看到了田浪狰狞的脸。


戌时三刻,田浪来到了殷老师门前,却意外听到室内有争斗声,他好奇地趴上了矮墙偷看。“我不相信!!”屋内郝帅在歇斯底里地大叫,“你个不要脸的贱人做出这种事,还编出这么一套鬼话来骗我?哈哈哈哈你投胎转世的妈妈?哈哈哈你他妈等着身败名裂吧,我这就要去揭发你!高中老师竟然深夜留学生在家中,说你们是清白的谁信!”说着他摔门而去,消失在茫茫的雨幕中。


“我去杀了他,反正不差他一个”阴暗处一个声音响起,随后马无的身影浮现而出,眼神说不出的阴鸷。“够了!”任天才喊到“这些年你为了吸阴气续命四处吞食游魄,不知道吸入了多少怨气,你现在已经不是你了!啊武,你走吧,你这样会害了我们的女儿的”“哈哈哈哈我不管!凭什么我行善积德却横死街头!凭什么我只想照顾我的女儿却被狗秃驴多管闲事!凭什么我的宝贝女儿要被别人夺了去!凭什么同样是年少多金风流倜傥,他就能寿终正寝,我却变成这个鬼样子!反正也就是这两天了,多杀一个,一起去阎王那报到!”说着马无身影一闪而逝。“爸爸!”“阿武!”“不行,我不能让他害人,女儿你在这里呆着,我拦住他。他已经不是你爸爸了,到了紧要关头,别忘了高老给你的符纸”说着任天才也夺门而去。“符纸,符纸”殷老师像是想起了什么,转身回到屋内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张三角形的小黄纸揣入怀中,便也追了回去。


“符纸?”墙头上的田浪一皱眉,看到那个三角形的小黄纸时突然想起,半个月前,镇上的高保安给每个人都发了这么一张小纸片,当时他心神不安,根本没听到老头说什么,以为是求个好运的,加上保安也没说要钱,就随手就揣在怀里转头就忘了。田浪伸手一摸,果然符纸还在怀里,“哈哈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想杀老子?老子先杀了你!”想着,田浪跳下了墙头。


商家组局-会员卡管理-预约管理服务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