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本测评文章列表

ABOUT US

无时不刻体验《明星大侦探》,剧本杀线上化是门好生意?

你是否做过这种梦?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成了大侦探福尔摩斯,亲历并侦破多起著名凶杀案。密室游戏、桌游卡牌,或许可以满足这一需求,但这对时空的要求太高了。现在,继狼人杀成为风口后,剧本杀也正在线上化。

剧本杀,是对桌游《谋杀之谜》系列游戏的俗称。团队中一个人秘密扮演杀手,其它玩家需要通过推理寻找凶手。“我是谜”将这个桌游线上化了,它的开发者吾声科技,可能是首个做剧本杀小程序的团队。

没有做任何推广,小程序上线2月积累40万用户。7月中旬我是谜App上线,不到两个月又吸引了近百万用户。移动互联网和微信小程序,将如何改造桌游这一小众市场?吾声创始人兼CEO林世豪,接受了量子程序的专访。



小程序和App的区别:

一个是租来的,一个是自己家

“我是谜”是一款线上谋杀推理社交产品,由上海吾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开发。今年4月上线小程序版本,一开始只有50人的内测用户。经过自然传播,首日涌入5000名新用户。目前小程序用户40万,已经沉淀30多个500人微信群。




我是谜小程序


小程序的功能很简单,用户将多人剧本分享到群聊中,就能邀请朋友一起开局。从4人本到8人本,“我是谜”已经有2000多个剧本库存。林世豪介绍称,小程序用户之间大多彼此熟悉,有两个典型的使用场景:一是用小程序选好剧本后,在微信群里语音沟通;二是用小程序线上发牌,线下直接围坐一起面杀。

“小程序帮助我们完成了冷启动,能够更快速高效地传播。”林世豪表示,去年他就盯上了剧本杀的风口,但是一直没想好产品形式。直到微信跳一跳上线,让他萌生出先开发一个小程序的念头。事实证明,小程序在微信里的天然传播性,让剧本杀这种形式很快在年轻人中流行,也吸引了一些下沉的中年用户。

林世豪对“我是谜”的定位,是“游戏化的内容社交”。单凭一个小程序,显然无法支撑起他的野心。7月中旬,我是谜App上线,支持音频、视频、漫画本,还新增了连麦语音、自动匹配、地图搜证等多种功能。




我是谜App


App的陌生人局更多,甚至有人不玩游戏,专门来社交。”林世豪称,桌游线上化的体验,虽然不及线下面杀真实,但也有两个优势,一是可以自动匹配队友,随时随地组局;二是可以在线取证,道具更加丰富。而小程序的限制比较大,语音连麦都无法保证,以至于早期小程序用户宁愿在微信开语音,用这种迂回的方式开杀。

如果你在微信小程序搜索框中,键入“狼人杀”、“推理”等关键词,会发现多数桌游小程序的功能非常单一,只有讲规则和发牌的作用。像“我是谜”这样,可以转发到群聊,和朋友开局的小程序都不算多。强调体验、高沉浸感的产品,并不适合小程序。

7月App上线之后,我是谜小程序就没迭代了,只做基础的剧本更新。小程序主界面中,也腾出了显著位置为App导流。不过,小程序快速低成本传播、下沉渗透的特性,让创业者很难放弃微信阵地。林世豪透露,日后团队可能会开发小游戏矩阵,让用户体验我是谜小程序,从而引导他们下载App。





林世豪觉得,小程序就像租来的房子,而App就像自己家,“想干啥干啥”。目前,我是谜App有100万用户,日活5万,日均开局4万场,平均游戏时长小时。七麦数据显示,目前市场上已有千余款推理解谜游戏,但剧本杀相关的并不多。其中,“我是谜”和“戏精大侦探”并驾齐驱,日下载量都在3000左右,波动趋势也很相似。



赞助《明星大侦探》

计划两个月开60家体验店

“我是谜”的开发团队吾声科技,目前有30多个员工,以技术和运营人员为主。创始人林世豪95年出生,10岁就开始接触桌游,大一退学创业。此前,吾声科技的业务主要分桌游IP化和桌游社区两大块。如今,团队重心转向开发我是谜产品,接下来将扩大市场推广,甚至开设线下体验店。

因为此前吾声科技已经和《九州海上牧云记》、《捉妖记2》、《唐人街探案2》等IP合作,团队在影视文娱IP产业颇有积累,所以近日他们很快联系上芒果TV,合作了真人推理综艺节目《明星大侦探》第四季。




《明星大侦探》是芒果TV推出的明星推理综艺秀,制作模式引进自韩国JTBC节目《Crime Scene 犯罪现场》。2016年至今已播出三季,常驻嘉宾有何炅、撒贝宁、吴映洁等人。OPPO、抖音、火山小视频等都曾是该节目的赞助商。

林世豪透露,主持人何炅或撒贝宁会口播“我是谜”,官方剧本、道具会上线到我是谜App中。“我是谜”作者投稿的剧本桥段,也将有机会《在明星大侦探》中播出。

“对我们来说,《明星大侦探》的渠道很精准,用户质量高,我们后续也有IP合作;对芒果TV来说,用户不止是看节目,还想自己亲身体验,交流互动提高粘性。”

不同于欧美的轰趴文化,中国宅文化盛行,桌游市场一直很小众。林世豪称,如果算上网络渠道,全国接触过桌游的人大概有2亿。如果只算线下,顶多七八千万。而《明星大侦探》、我是谜等产品,就是把桌游大众化的过程。

林世豪回忆,国内桌游进化分四个阶段:21世纪初的杀人游戏开始风靡,之后网游带动了三国杀浪潮;2014年快乐大本营将谁是卧底这一简单聚会桌游带向大众;2017年的网络综艺、App带动狼人杀。最后是今年的剧本杀爆发。




说起狼人杀,很多人将其视作一个伪风口。林世豪却认为,狼人杀的媒体声量小了,不意味着它凉了。“总有人特别热爱狼人杀,每天都要杀几盘,而且付费能力超强。”他表示,真正活下来的狼人杀头部产品,千万用户月流水接近1个亿,“就像《王者荣耀》虽然厉害,但《穿越火线》、《梦幻西游》等老牌游戏依旧是变现顶梁柱。”

未来两个月,吾声科技打算以IP授权为主,自营为辅的形式,在全国一二线城市开设30~60家体验店。剧本付费、道具收费、会员服务、广告周边等,都将是未来的变现方向。




“狼人杀、剧本杀这种游戏,很大程度上要走社交路。”林世豪说,这类益智游戏女性玩家数量多于男性,因此可以不断吸引男性玩家,二者达成一个平衡。“狼人杀偏竞技,剧本杀偏剧情,对用户而言新鲜程度更高。”

林世豪透露,“我是谜”的投资人此前也投过狼人杀,正是因为了解这类游戏的商业潜力,才毫不犹豫地押注了剧本杀。据他了解,米未传媒等去年的狼人杀玩家,未来也将开发剧本杀产品,可能是综艺节目或别的形式。

这是一个风口?那么,你有兴趣来一局线上剧本杀吗?


商家组局-会员卡管理-预约管理服务商